哭了!植物人昏迷12年驚醒:「手術、一切我都有意識..卻只能躺著..」

植物人照顧機構   術後照顧機構     植物人照顧機構 

每天早晨醒來,落地窗灑進滿滿的陽光,小鳥在窗臺上跳躍唱歌,前夜設定好的咖啡機煮好咖啡,香味從廚房飄來,開啟了新的一天。從睡眠中恢復意識,經驗到上面描述的種種,各種感覺知覺充滿心靈。

意識經驗對所有人來說,都是再熟悉、再親近不過的感覺了。做為一個物體,如何產生這些多采多姿的生活經驗?我們會痛、會癢,看見周遭的景物、聞到香味、聽到音響播放貝多芬快樂頌、吃著美味早餐、想念情人、回憶過去,或是想起昨日解決的數學難題,因而感到憤怒、生氣、愉悅、失望......。

這些不可思議的生命經驗,都從大腦產生。腦由上千億的神經細胞組成,這麼多的神經元以複雜的結構組合在一起,產生快速的電化作用,心靈、意識就在那裡發生了。

意識經驗果真是由腦的作用產生的嗎?有些人認為是;有些人卻認為腦不可能產生心靈,心靈獨立存在於腦之外。不管最終答案是什麼,要帶讀者看看腦科學如何看待這個問題。

想像一下:一個人失去意識、失去感覺這個世界的能力、失去行為與語言溝通的能力,還擁有什麼?有人因為腦傷、藥物中毒或其他因素,變成植物人。植物人通常有睡眠週期,眼睛能閉闔,但不確定是否缺乏意識。醫師如何判斷病人為植物人?

當然醫學上有一套標準程序讓醫生使用,不過根據比利時神經內科學家洛瑞斯(Steven Laureys)的調查,被判定為植物人的病人之中,有高達百分之41的人事實上仍有些微意識,更有少數植物人和閉鎖症候群( lock-in syndrome )類似。

閉鎖症候群病人擁有完整意識,只是完全無法表達。有些病人在全身麻醉後仍然保有意識,但無法以身體行為和語言表達,因此恐怖的事就發生了。外科醫師一刀一刀劃在病人身體,病人痛不欲生卻完全無法告知任何人,無法請醫生停止動刀。

這少數意識清楚的「植物人」就和閉鎖症候群病人一樣,被鎖在自己的世界中,哭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。事實上連哭叫的能力都沒有。

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報導過一個在南非被判定為植物人的12歲小男孩,12年之後醒過來的故事。這個叫馬丁的男子醒過來後告訴大家,其實過去10年他是完全清醒的,他有完整的感覺知覺,聽得到旁邊的人的對話,有各種情緒,可是卻和植物人一樣,完全無法表達。

馬丁回憶:最初2年他的確和植物人一樣完全失去意識經驗,雖然和正常人一樣,會睡覺也會醒來,但2年後,他的感覺知覺都回來了,和正常人沒兩樣,只是無法表達。馬丁的情況和閉鎖症候群病人類似。

馬丁說:「我無法思考任何事情,我只是存在在那裡。那是十分陰暗之處,我覺得就會這樣消失於世界。我的心靈被圈限在無用的身體中,我的手腳非我能控制,我的喉舌被消音了。我無法用記號或聲音讓別人知道我的意識已經恢復。我成了看不見的人,一個幽靈男孩。」

想像一個人躺在床上10年,眼睜睜看著家人、友人來來去去,聽到家人對話、音樂或貓狗叫聲,聞到香味,就是無法告訴大家說我在這裡,我是清醒的,我有感覺知覺,我的心情糟透了,我是被遺棄在世界角落的「植物人」,孤單度過漫長的10年。這簡直比死去還要悲慘。

有些被宣告為「植物人」或「腦死」的病人,後來恢復正常後,告訴家人及照護者,在「植物人」或「腦死」這段時間,他們其實完全有意識,如常人一樣有感覺知覺,知道自己正經歷的一切,可是無法告訴他人這個事實。

這種案例不是偶發1、2件而已,其實很多。2008年有位叫柴克(Zack Dunlap )的病人,被宣告為腦死。事實上他有正常意識,聽得到醫生和家人討論器官捐贈事宜。

就在被推進手術房時,陪伴在旁的姪女覺得柴克的表情看起來不像腦死的植物人,於是用小刀片劃了一下柴克的腳底,柴克的腳底略為抽回。護士認為這只是反射動作,但姪女不信,再用她的指甲戳柴克的指甲下方,結果柴克抽回手臂,幅度跨過他的身體。這時護士終於相信柴克有意識,當然器官捐贈也就取消了。後來柴克奇蹟式恢復正常。

比利時醫師洛瑞斯有一位病人羅姆(Rom Houben ),被當作植物人長達20年。 洛瑞斯認為在過去20年,羅姆可能有意識,只是無法表達。洛瑞斯在2006年公布的這個診斷受到全球性矚目,媒體大幅報導。洛瑞斯發布了一段影片,片中羅姆可以用手指在觸控面板上打字。下面文字就是他打的:

Powerlessness. Utter powerlessness. At first I was

angry, then I learned to live with it.

不過有些人懷疑這段影片足以證明羅姆有意識,因為當他打字時,他的眼睛看起來是閉著的。洛瑞斯對外界的懷疑非常不快。他指出除了打字表達思想外,他也用正電子發射電腦斷層掃描(PET)檢查過羅姆,發現他的腦功能幾乎正常。如果洛瑞斯的診斷正確,羅姆無法正常表達,就像閉鎖症候群病人一樣,被孤單地鎖在自己一個人的幽暗世界,哭訴無門長達二十年,而且還要繼續下去。

洛瑞斯的診斷之所以受到懷疑,除了羅姆因為還沒恢復正常、與其他案例不同之外,我們至今尚未確定腦的哪個部位是意識發生之處。如果知道腦的哪一部分負責意識,或者知道什麼樣的腦作用會產生意識,就可以精確診斷。

洛瑞斯和他的團隊做了一個實驗,用核磁共振造影(MRI )來掃描植物人和正常人。洛瑞斯要受試者想像自 己正做某件事,例如從客廳走到臥室,也請植物人做一樣的事。

結果植物人與正常人的腦部活動很相似,特定的腦區都顯得特別活躍。這令人困惑的結果也顯示植物人的診斷多麼困難。如果能找到意識的神經關聯,誤判為植物人的病例應該會少很多。



永康護理之家

參考資料:http://news.tvbs.com.tw/ttalk/blog_author_detail/5388

Orignal From: 哭了!植物人昏迷12年驚醒:「手術、一切我都有意識..卻只能躺著..」

留言